乐事本子    

 

目前主要肝fgo,本命是恩奇都💁‍♀️💁‍♀️💁‍♀️主要吃闪恩、帝韦伯、伯爵咕哒子、高文咕哒子、周迦

fgo手书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0107625/?share_source=copy_linkts=1519714128share_medium=iphonebbid=221ff3f7f313828b0a817bfeef2bd0bb肝到晕厥∠( ᐛ 」∠)_求戳
【一五】关山词(三) 三、午时 吴老狗第二天醒来时已是烈日当头,王总管正候在屋外,见他醒了端进一碗酸汤。 “五爷,下次少喝点酒,后劲大,还伤身。” “知道了,”吴老狗在床上翻了个身,对从解九那搜刮来的西洋缎面枕子感到十分满意,一伸手撞到床板,才发觉手腕上有什么东西,冰凉而光滑。 他抬手一看,不知他何时戴上一只玉镯,通体碧绿触感温凉,轻轻一弹,传出两声细腻悠远的玉响。 玉镯,两声响。 狗五爷宿醉后的大脑费力地思索着,突然一个激灵从床上弹起来。 妈的这不是张大佛爷的二环响么!怎么在他这儿?难道是他昨夜乘着醉胆包天从佛爷那掳走了? 他怔了一会,立刻下床悉悉索索穿起衣服。拿了佛爷的二环响可不是小事,长沙城谁...
【一五】关山词(二) 二、武人 长沙城里的好去处,二是解府。解九爷经商世家出身, 再加上早年留学东瀛,眼界和买卖门路都胜于常人。他到哪都是一身笔挺西装,皮鞋锃亮,发型一丝不苟,面容俊朗清秀。九门聚会时往一堆旧社会老爷中一站,哟,哪来的翩翩公子哥啊?不知骗去长沙城多少大姑娘小媳妇的心。 平三门与下三门素多往来,解九爷和狗五爷年纪相仿,经历互补,不由生出其他九门比不上的亲近关系。吴老狗爱去茶馆,被解九笑话是“长沙老油头的嗜好”,狗五反嘲解九表面上是新式人物,暗地里像官太太一样喜欢听戏。解九算是二月红戏楼的高级票友,逢新戏必拉上损友狗五,占据上等的包间。无奈狗五听戏就是牛嚼牡丹。他承认红二爷扮起...
【一五】关山词(一) 一 午茶 长沙城里的好去处,一是茶馆。且在长街短衢中转转悠悠,高墙深院,青石弄堂。一处棂窗传出只言片语,或是低低笑声。撩开门帘,茶气氤氲中渐显出木桌长凳大罐新茶。茶客多为老主顾,不问季节时辰,甭管茶伴谈资,点一壶茶,抓一把瓜子便能磕去半天。茶馆也有麻将,有评弹,而茶客更喜欢说些市井奇闻,也不乏家国大事,天南地北。茶馆也是土夫子的寻常去处。一些品次略低的小物件,小打小闹的,一盏茶功夫就能寻到买家。桌上茶喝完了,桌下生意也成了。 吴老狗素日里是顶爱去茶馆的。常常吃了午饭,他便揣着三寸钉出去消食。踱到茶馆坐上一下午,再一人一狗两脸舒坦踱回吴家。他最爱看盘口里见不到的明器交...
【一五】关山词 序“佛爷,这位是小五,狗五爷,吴老狗;小五,这便是张启山张大佛爷。”二月红引着吴老狗站到张启山跟前,笑容得体,又带点促狭。张启山看着面前一身月白长衫,笑得和气的男子,微一颔首,伸出手去,“狗五爷名声在外,张某仰慕已久。”对方看到自己伸出的手先是一愣,眼神求助般瞥向二月红,后者对他挑挑眉。吴老狗收回目光,有点尴尬地笑笑,“张大佛爷,不好意思,前些天下了个小斗,手包成了个粽子,握手是握不了了。”他抽出藏在袖口里的右手,白纱布不知缠了几圈,在橘黄的灯光下透着惨淡的白光。张启山又伸了右手去,对方窘迫一笑,倒不像方才拘谨,“三寸钉也伤着了,要我捧着。”他抖抖袖子露出一只毛色黄亮的小狗,只巴掌大,窝在他手...
1 / 2

© 乐事本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